最迷人的反派角色

我想吃肉汉尼拔(安东尼·霍普金斯  《沉默的羔羊》)
从来,优雅与野蛮被认为是对立存在。当有人将二者合一时,你可以说这是恶魔都有迷人伪装。但这伪装却不是伪装,是他自发的本真,是尸体上开出妖艳的花。其他的布局、控制、心计才是伪装,你看到的都是假象,也都是真相。

别太认真小丑哥(希斯·莱杰 蝙蝠侠:黑暗骑士》)
过江之鲫的恶人当中,只有小丑,把破坏当作自己的事业和理想,并奉行一生。且不论反派,就连正派们大都浑浑噩噩,顺从主流思维价值,优雅的反派甚至会用高尚赋予自己意义。“损不足而补有余”是源自基因的自私,和正邪无关。只有小丑跳了出来。他清楚自己做的是什么,他谋划不为自身,他把自己当成燎原的火种,要烧出全新世界,就算明知往前是绝路,依然孤身上路。理想派从来是最容易的职业,他们往往嘴上大段论述,现实骨感带过。而小丑却是一个超绝的行动派。当一个人用行动而不是PPT阐述理想的时候,我们都会觉得他牛逼,小丑的故事是牛逼中的牛逼。

从不留命杀手甲(哈维尔·巴登 老无所依》)
纯粹的人做纯粹的事方能做到极致。巴叔就是个很纯粹的人,专注杀人三十年。装逼的人总爱说“看山是山,不是山,最后还是山”,而巴叔多年以前便已不看山。从前有个精神病,坐在井边数数,九个、九个、九个……有人好奇凑前便被一把推落,继续数数:十个、十个、十个……巴叔视野所及,每个人的脚边,都开着口井,他顺手就推一把。

只爱唠嗑老上校(克里斯托弗·沃尔兹 无耻混蛋》)
听瓦叔说话有一种钝刀子剥皮的颤栗。凡人言语像风,过不留痕,瓦叔言语仿佛湿滑毒蛇游走全身。这一刻当你觉得玩完,他轻轻放过;却在你自以为无懈可击时,递来温柔一击。你意志飘摇在希望和绝望中间,首鼠两端忐忑不安,祈求上帝眷顾;可惜已身处冰天雪地裸身暴露被他360度环视之下,无人生还。

盗亦有道正派贼(罗伯特·德尼罗 盗火线》)
有一类人,他们衣着得体谈吐优雅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却偏偏专门从事扰乱社会治安的工作。当然他是毫无在意,简直肆无忌惮,也从不认为自己就是该被追逃的命,这种人做该做的事,喝该喝的酒,泡该泡的妞,耍该耍的警察,却偏偏有着不容跨越的原则底线。这是他的软肋,是他的悲剧,也是他的迷人之处。

该吃药了史丹叔(加里·奥德曼这个杀手不太冷》)
人们夸他演得好,不在于他邋遢、嗑药、咔咔扭头、听古典、爱财、不分是非、草菅人命,而在于他释放的每一丝信息,都符合人们心中关于恶警的臆想。

我是好人骗你的(约翰·特拉沃尔塔 变脸》)
变脸提了一个问题,当我们认为一个人好的时候,看的是脸,是制服身份,是工作绩效,还是内在的灵魂。当一个毒枭换上一张正派脸之后,尽管这张老脸有着事业危机家庭崩溃,他能为这个疲惫的中年身份带来怎样的改变?当大家都觉得这是好的时候,他又会带来哪些更坏的可能。直到最后才说“我想做个好人”的,都是loser;脸上写满“我是好人”,笑纹掩藏不住“逗你玩的”,才是真赢家。当然,这也要最后没被打脸剥皮才行。

专心打枪狙神康(艾德·哈里斯 兵临城下》)
狙神是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脱离低级趣味的人,他优雅地嘲弄主角,坚定地释放压力,冷静地履行角色。他是无可挑剔的存在,出现在这里的唯一原因,就是选错了阵营。

邪典教父倪永孝(吴镇宇 《无间道2》)
大佬眼中的世界也许就是一场牌局。摸牌、落子、虚实、定局。桌面上永远这么简简单单,镇定优雅,至于下面的暗潮汹涌,澎湃反复,一张云淡风轻的脸仿佛总在宣告胜券在握。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如果没忍住,还的时候就会早一些。

虚汗盗汗湿神汤(汤姆·哈迪 黑道之家》)
他是真的坏。残忍、暴虐、嗜血、冷酷、反复,冲动、做事只凭直觉、不择手段。可看他整天湿漉漉的,一哭起来就涕泪横流口角流涎,又像个孩子。他爱老婆但动辄家暴,讲兄弟义气又给人戴绿帽,心狠手辣却妇人之仁。不论在家人、朋友、还是仇寇眼中,他都是颗不定时炸弹,终要在不断的自我冲突中灭亡。照理说,这样的傻逼死了就死了,多好。可当他红了眼眶,用手抹泪的时候,依然忍不住让人心碎。

萌到深处影帝伦(爱德华·诺顿 一级恐惧》)
萌就是正义,诺顿叔完全不需要多说!(多一句就是剧透

捆缚瘾者查叔叔(马修·古迪 斯托克》)
马修叔长了张“看着就不似良家”的帅脸,又特意点了不少“我心理有问题”的技能,走变态路线尤其出彩。他的眼神、眉头、皱纹无时不刻都在齐声合唱“我有一个小秘密、小秘密,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其实,他哪有什么秘密呀,那点阴郁的小情绪明明都不值得一提,他却偏偏能将它培育发酵,变成一番大事业,这种内心丰满的阴暗力量,也算得上是种天赋吧?

数我最萌洛小基(汤姆·希德勒斯顿 雷神》系列)
作为一个邪神,他存在的意义不是破坏天界安定团结,扰乱人间的社会治安。恶作剧搞怪不是因为生活乏味、缺衣少爱,愤世嫉俗。存在感和认同就是他的简单追求。他最想跟雷神哥哥说的就是:来玩过家家吧,我们轮流当家长呗。所以,你怎么能叫他坏人呢,明明是萌人好吗。

傲娇痴娘莫教授(安德鲁·斯科特神探夏洛克》)
莫里亚蒂,作为掌控全伦敦黑道的大佬,犯罪记录全球保持者,MI6最想亲切会见的人,深居幕后统驭全局,他可以阴险狡诈,可以冷血无情,可以喜怒无常,可以万种姿仪……但唯独不该娘炮。可莫娘偏偏就娘了,不光娘了,而且千金之躯不坐垂堂的他,还光着膀子上前线,跟主角小夫妻一起逗比其乐融融,玩伪装玩分裂,智商虽高依然绕不开感情幼稚的痴病,孤独人格下面隐藏着一颗渴求认同的心,奈何清风不解意,明月照沟渠,肆意狂欢最终还是一个人的孤单。最后,这样一个倒行逆施的角色,却偏偏红了,只能说一声Andrew Scott,你演得可真好。

负尽天下T-bag(罗伯特·克耐普 越狱》)
T-bag像个魔盒,装尽世间负人格,这样的存在,不该行走在光明之下,末世废土世界才是他的乐园。监狱中,他摇摆走动仿佛地狱之门就此绽开。世人所认为的恶,不过是他的自然行为准则,为了生存尽负天下的气魄,也散发着无尽黑暗的魅力,如果你无法自拔沉迷于他,大抵是被他共鸣,挑动心底那丝罪恶的向往。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评论已被关闭。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