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陪你上自习的王语嫣

1

慕容复是王语嫣的男朋友,这件事情从他俩刚入学的时候大家就都知道了。王语嫣是学院的院花,搞不好还是学校的校花,能当她的男朋友,慕容复不知道拉了多少男人的仇恨。

不过慕容复自己却浑然不觉,在许多人眼中,慕容复和王语嫣是一对不折不扣的学霸。特别是慕容复,每天生活就是宿舍,教学楼,两点一线。王语嫣每天早早地起床买好早饭去等慕容复,中午和晚上慕容复在教室学习,王语嫣去食堂打好盒饭给他送过去,等到教学楼闭楼,王语嫣再陪着慕容复回来。

钟灵不止一次地问王语嫣:“慕容复这小子哪里好,你干嘛跟着他受气。”

王语嫣每次都是抿着嘴笑一笑,说:“我觉得他有才华,是社会埋没了他。”

王语嫣其实是个白富美,要想找高富帅那是分分钟的事情,但是她却偏偏看上了慕容复,理由是对方有上进心,肯吃苦,将来一定有前途。

其实也不是没有人挖过墙角,从学长到学弟,谁见了王语嫣的美貌都忍不住动上几动歪心思。但是任凭谁想尽了办法,王大小姐就是水米不进,谁都挖不走。

用木婉清的话来说,西施范蠡那都算个球,王语嫣跟慕容复才是真爱。

2

段誉最开始追王语嫣的时候,王语嫣并没有把他放在心上,这些年来追她的男生多了,帅的也有,富的也有,她都从来没有动心过。

王语嫣的妈妈一直教育她,有钱又帅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个个都是花心大萝卜。慕容复家道中落,并不算有钱,尽管特别有上进心,为人又正派得可怕,但是王夫人还是看不上他,王夫人千防万防,生怕慕容复来把自己宝贝女儿勾引走,没想到王语嫣竟然去倒追了慕容复。

王语嫣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像慕容复那样胸怀大志又刻苦勤奋的人早晚有一天会出人头地,自己是陪着他度过人生中最艰难的岁月的人,等将来慕容复飞黄腾达之后,一定会对自己不离不弃,加倍补偿这些年来对自己的亏欠。

至于像段誉这样的有钱小白脸,有那么多漂亮姑娘喜欢他,对自己的喜欢不过是一时兴起。人们都说同甘共苦,王语嫣不相信同安乐的感情,她更相信自己跟慕容复共患难之后,能够最终苦尽甘来。

王语嫣就像是所有的感情鸡汤文中描写的姑娘那样,温柔沉静,无怨无悔的跟着慕容复,因为在慕容复身上寄托着她的全部希望。

3

大二的圣诞节,班里组织聚会,王语嫣想让慕容复一起去,慕容复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这种活动有什么好去的,浪费时间又浪费钱,都快期末了,要复习啊。”

王语嫣小声的说:“可是你平时也挺努力的啊,咱们班难得聚会一次,你陪我一次吧?”

“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虚荣了。”慕容复不满地皱起了眉头,“有什么好聚的呢,不就是吃饭喝酒,有什么意思呢。”

王语嫣的眼圈有点红,尽管慕容复一直对她要求挺严格,但是从来没有用“虚荣”这个词形容过她。自从王夫人知道她跟慕容复好上之后,就切断了王语嫣的生活来源,说是担心王语嫣把家当都倒贴给了慕容复。

王语嫣不得不在课余时间找了两份兼职,勉强维持生活。这些慕容复并不是不知道,但是现在他因为王语嫣要去参加班里的聚会而说她虚荣。

王语嫣最终还是跟大家一起去吃饭了,如果放在大一,她一定会听慕容复的话,乖乖地陪在图书馆跟慕容复一起看书,但是现在她大二了,她已经跟着慕容复度过了一年半枯燥无味的生活,她只不过想跟班里的同学们一起,过一个圣诞节而已。

王语嫣第一次参加班级活动,男生们都很激动,段誉更激动,大家吃完饭之后他又招呼请大家去唱歌,王语嫣稀里糊涂地就跟着去了。

KTV里面灯光闪烁,大家有打牌的有猜拳的,王语嫣被木婉清钟灵还有几个男生撺掇着猜了几局拳,她本来就没参加过此类活动,输的一塌糊涂,被灌了两三杯,到第四杯的时候,段誉走过来按住了杯子:“要不王语嫣你别喝了。”

“英雄救美啊。”木婉清略带醋意地说,“幸亏今天慕容复不在。”

“没事。”段誉好脾气的笑笑,“王语嫣难得参加一次班级活动,你们把她灌醉了,下次她就不来了。我来替她喝好了。”

那一天大家一直玩到后半夜,王语嫣时不时掏出手机看一眼,但是慕容复一个信息都没有给她发。

回学校的时候已经没有公交和地铁了,大家四人一组打车回去。段誉跟王语嫣是同一辆车,王语嫣坐在靠窗户的地方,一路上她看着窗外忽明忽暗,出租车穿越喧闹的酒吧街,沉寂的居民区,灯光打在王语嫣的脸上,她还是那么沉默,就像被她上衣右侧口袋里被紧紧握住的手机,静静地在那里,没有生命。

汽车挺稳的时候王语嫣还没有反应过来,车门已经被段誉打开了,她一只脚踏出去,才注意到段誉的手放在车门上方。

“以前都是司机下车帮你护头”木婉清随后出来,笑着说,“段大爷也有替我们效劳的一天呢?”

“没事。”段誉继续好脾气地笑笑,“照顾女生嘛,应该的应该的。”

王语嫣本来已经在前面走了,听到段誉的这句话,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

4

慕容复似乎并不记得自己曾经跟王语嫣因为圣诞节的聚会发生过不愉快,王语嫣也没有再提起这件事。她还是每天等慕容复一起上课,帮他买饭,只是偶尔想起段誉对木婉清说的那句“照顾女生嘛,应该的应该的。”

木婉清喜欢段誉,这好像是一个已经公开的秘密,但是阿碧喜欢慕容复,这件事知道的人却不多。

阿碧是从大一下学期开始喜欢慕容复的,这件事情要不是钟灵八卦说出来,王语嫣大概一辈子都不知道。阿碧从来不主动跟慕容复说话,也没有加慕容复的QQ或者微信,阿碧就是每天都去上自习,每天都坐在慕容复身后两排的位置,从不走近,就那样看着慕容复。但是王语嫣知道,阿碧是喜欢慕容复的。

如果阿碧真的做什么小动作,王语嫣还可以生气可以让慕容复表态,但是阿碧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大家都说阿碧是个好姑娘,慕容复也说阿碧是个好姑娘,阿碧让人挑不出来错,可是王语嫣自己也没错啊,为什么偏要碰到这种事情呢,王语嫣觉得特别心慌。她想让慕容复换个教室自习,可是慕容复说,人家阿碧什么都没有做,你着什么急。

王语嫣把“等到她做什么就晚了”这句话默默地吞了下去,她只是说,“哦。我知道了。”

5

大三的时候,段誉参加了十大歌手赛,一首《董小姐》唱疯了台下的万千少女。十歌赛慕容复也去看了,他坐在王语嫣身边,冷冷地说:“有什么了不起,练了半年吉他就学会了这一首歌而已。”

王语嫣没有答话,她总觉得段誉的歌是唱给自己听的,尽管她知道段誉站在光芒万丈的台上,根本不知道自己坐在哪里,但是她就是觉得段誉的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

直到一曲终了,段誉忽然像抽风了一样,站在台上吼了一句,王语嫣,我喜欢你!

台下的人群沸腾了,王语嫣转过头去看着慕容复的脸,慕容复眼神阴沉地看着她:“你跟这小子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啊。”王语嫣说。

“那他为什么要说喜欢你?”慕容复问。

“我也不知道啊。”王语嫣说。

“你骗我?”慕容复又皱起眉头,王语嫣最怕他皱眉头了。

“我没有啊。”王语嫣说。

慕容复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

王语嫣把慕容复送回宿舍之后,手机忽然收到了一条短信,是段誉发来的:“对不起,今天在台上失态了,希望没有给你带来困扰。”

王语嫣回复:“不会,不要客气。”

段誉又简短地回过来:“你开心就好。”

王语嫣想了想,又把手机揣进口袋。沉默着走回宿舍。以前她从来没有觉得从男生宿舍到女生宿舍的距离有那么远,但是今天,明明只有十分钟的路程,她却觉得像是走了一个世纪。

6

大家都开始忙着实习和找工作的时候,慕容复忽然说准备投资创业。

“可是你哪里来的钱投资呢?”王语嫣问慕容复。

“你妈妈有没有?”慕容复问王语嫣。

“额?”王语嫣愣了一下,然后说,“我妈妈大概不会给我吧,她不喜欢我跟你在一起……”

慕容复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王语嫣打住了话头,不再说下去。

“那我再想想办法吧。”慕容复说,“要是光靠找工作,什么时候才能买车买房啊,还是得投资,赚大钱。”

“可是我们不是这个专业的啊”王语嫣说。

“你看人家大老板,有几个专业对口的啊”慕容复说,“王语嫣,你读了这么多年书,把脑子都读死了,现在那帮富豪,有几个有大学文凭的。”

王语嫣看着慕容复眉飞色舞地讲述了自己的创业计划,又生生的把那句“可是时代不同了呀”咽了下去。

慕容复想要成功,王语嫣知道这并没有错,而且,如果慕容复成功了,对她而言也是一件好事情,她就可以证明给王夫人看,自己的眼光并没有错,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

王语嫣更想证明给自己看,自己当初作出这样的选择是明智的。从高二到大三,整整五年的时光,如果最后结果是自己错了,那是多么残忍的结局啊。

7

段誉很少来上课了,听说他准备接受家里的集团,现在正在熟悉业务。听说他家里给他介绍了几个门当户对的姑娘,都被他敷衍过去拒绝了。

王语嫣想了想,从段誉大二的时候开始追她,已经过了三年了,三年里,系里的男生女生们分分合合,临到毕业的时候大多数女生都找到了好的归宿,男生们也大多脚踏实地拿到了offer开始准备步入社会准备工作。唯独慕容复,还在忙着自己的创业梦。

王语嫣不愿意放弃慕容复,她始终相信慕容复那么努力,上进,一定会出人头地。直到木婉清的几句话彻底粉碎了她的幻想。

毕业聚餐的时候,木婉清一只手搭在王语嫣的肩膀上,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杯啤酒,半玩笑半认真的伏在王语嫣耳边说:“妹妹,你可别这么再这么傻下去了。”

王语嫣没有说话。

“知道大家背后都叫你什么吗?”木婉清继续说:“王木头。你知道么?”

王语嫣还是没说话。

“慕容复是勤奋。”木婉清说,“可是你真的觉得他努力就有用么?他努力就能摆脱掉他身上那种男权主义的傻逼气质么?”

王语嫣看着木婉清。

“你以为我喜欢段誉是喜欢他有钱啊?”木婉清笑了笑,“不错,段誉是有钱,除了钱难道他就没有别的了吗?他对女人的尊重呢?他那种淡定从容的气质呢?段誉是有钱人不错,但是他不是土大款,你明白吗?”

王语嫣还是看着木婉清。

木婉清恨铁不成钢地叹了一口气:“你不就是怕人说你嫌贫爱富么,但是你问问你自己,慕容复除了一门心思想发财,他心里有你么?咱们室友四年了,王木头,女人不怕穷,一块钱掰成两块花也没关系,但是慕容复他有一块钱,他舍得给你花一分么?”

王语嫣把木婉清手里的啤酒抢了过来,一口气喝光了。

8

慕容复对王语嫣说,自己找到了投资人,创业有了启动资金。王语嫣觉得很开心,这些天来,木婉清对她说的那些话一直扼着她的喉咙,让她喘不过气来。

直到现在,她终于觉得自己能够透过来一口气了,但是王语嫣没有想到会在慕容复的宿舍楼下看到梦姑。

梦姑是外国来的留学生,王语嫣对她根本没有任何了解,这个人也从来没有出现在王语嫣和慕容复的生活中过,但是现在王语嫣却忽然看到梦姑挽着慕容复的胳膊。他们两个人像所有出双入对的情侣那样说笑着从男生宿舍里面走出来。

王语嫣没有忍住,她冲上去问慕容复:“这是谁?”

慕容复愣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这是梦姑啊。”然后又给梦姑介绍:“这是我老乡,王语嫣。”

“哦~王语嫣。”梦姑操着并不标准的普通话,说:“你就是那个傍上段誉之后就甩了慕容复的王语嫣啊?”

王语嫣睁大了眼睛看着慕容复,慕容复冲她使了个眼色。但是王语嫣仿佛没有看到,她眼中迅速地闪现过的是自己跟慕容复这么多年来所经历过的一切,慕容复笑的样子,生气的样子,慕容复高考前总是失眠给她发信息,她每天晚上都不敢睡觉等着给慕容复回信,慕容复过生日她用打工的钱给他买了一双篮球鞋,慕容复没有朋友班级投票选三好学生的时候王语嫣腆着脸去帮他拉票,王语嫣打工供自己上学,不敢买好看的衣服和化妆品,毕业聚餐的时候木婉清搂着她的肩膀叫她王木头。

王语嫣一直拼命睁大眼睛,但是还是没有忍住眼泪。王语嫣上前一步,狠狠地打了慕容复一个耳光。

慕容复和梦姑都愣住了,梦姑愣了一会儿,好像也明白了什么,她也狠狠地打了慕容复一个耳光:“骗子!”

9

王语嫣跟段誉再次碰到慕容复和阿碧,已经是五年以后了。

冬季的北京天黑得早,段誉的车今天限号,王语嫣说想出门走走,走到小区门口,忽然被一辆小三轮撞了一下,王语嫣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已经开始破口大骂:“你他妈走路没带眼睛啊?”

王语嫣惊诧地抬起头,她太熟悉这个声音的主人了。那人看到王语嫣,也愣了一下,刚刚露出一丝窘迫的表情,但看到急急忙忙赶过来的段誉,眼神忽然凶狠起来。

“我就知道你们两个人早就有一腿!”那人说。

段誉想开口说点什么,被王语嫣拦住了,王语嫣看着眼前的人,和他身后的三轮车上烤红薯的大铁桶,问:“夏天卖什么呢?”

“凉粉。”站在那人身后的阿碧回答。

“哦。”王语嫣轻声地说,然后她笑了,“天热的时候,大家喜欢吃凉的,天冷的时候,就喜欢吃热的。你终于开始考虑别人需要什么了。”

“这不是常识么?”阿碧说,“哪个夏天里吃地瓜冬天里吃凉皮哦,这样做买卖要亏死的哦。”

“恩。”王语嫣轻声的说,“是的呀。做生意的人最不容易了,时时刻刻都要想着顾客需要什么,才能把东西卖出去。”

然后王语嫣把头转向那人:“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

那人眼中的凶光稍微弱下去了一些,王语嫣笑了,她还是像以前一样温柔,或者说是比以前更温柔地说:“没关系,你知道阿碧要什么就好了。”

10

段誉其实并不知道王语嫣在慕容复身边都经历了什么,王语嫣也从来没有对他说过。木婉清偶尔含糊其辞几句,无非是段誉你小子终于追到美人了可不要始乱终弃。

王语嫣其实也不知道段誉是怎样养成了现在这样的气质和品行,段誉也从来没有特别说过。他好像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过人之处。

王语嫣跟段誉结婚之前,跟木婉清谈过一次。

“你觉得段誉会变心么?”

“不会。”

“为什么呢?”

“姑奶奶这样貌美如花前凸后翘,追了他这几年都没追到,他还能对谁动心?”

“……”

“我跟你开玩笑的”

“那?”

“有的人吧,他可以选锦衣玉食,也可以选粗茶淡饭,可以选咖啡红酒,也可以选白开水。这样的人,他说喜欢喝白开水,那就是真的喜欢喝白开水。有的人,买不起锦衣玉食,选不了咖啡红酒,他说喜欢喝白开水,但是哪天你哪怕在他面前放一排可乐,他都会扔掉那杯白开水。你明白么?”

“你说我是白开水?”

“你哪是白开水啊。”木婉清露出一个嫌弃的眼神,“你明明是个木头。”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评论已被关闭。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