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关于医生的故事

有两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发生在三十多年前。

那时候他还很年轻,在呼吸科里当主治医生。他有个病人,常年发哮喘,一来二去,互相就熟悉起来,平日里,也会在一起开开玩笑,聊聊天。

病人说,唉,我这个病噢,发起来就不算个人了。

他就安慰说,你也别太担心。记得随身带着药,发起来的时候用一下,慢慢就好了。你要是不方便到医院来,打电话告诉我,我去看你。

病人出院以后,他们也经常通通电话,有时候也并没有什么事情,就是互相问候一下,彼此都很安心。

病人的太太曾经笑着指着自己的先生说,朱医生啊,我们家这个,谁的号码都不记得,就你的号码滚瓜烂熟。

他就笑着说,你家的号码我也记得呀。于是就随口报出一串数字。

大家就都笑起来。

后来有一天,他休息,待在家里。忽然接到病人家里的电话,那位太太在电话那头急得直哭,她说,朱医生,怎么办,他的病又发了,没有药了……

他抓起药箱,往病人家跑。

一路拔足狂奔,到了人家门口,病人已经过世了。他呆呆地站在那里,额头上全是汗。他拽着药箱,一个劲跟人家道歉说,对不起,我来晚了。

病人的太太哭着说,朱医生,不怪你,你尽力了。

他背着那个药箱慢慢走回了家。从他家,到病人家,步行十分钟。但回来的那一程,变得漫长得难以容忍。街道上依旧人来人往,却忽然显得空空荡荡。

他后来对他的学生说,我觉得非常遗憾。

第二个故事,还要更早一些。确切地说,是六十二年前。

这是一个病人跟我讲的。他说,当年我肚子上长了个痈,看了多少家,都没看好,非常痛苦。尤其是到夏天,苍蝇又多,那个气味,闻得人作呕。

我是听人介绍说,某某地方有个人家,看病蛮好的。我就想,反正就试试吧,死马当活马医哎,也没什么办法了。

我就过去找到这个先生。那时候,他刚刚有了个儿子,他给我看病,他家儿子就睡在旁边的婴儿桶里。

他看了我这个肚痈,给我开了药。用了几次,真有效果。但我那个病,经常要上药的。先生就跟我说,这样子,天气好的话呢,你就自己到我这里来,顺便散散心。要是刮风下雨,你就不要出来了。我到你家里去。

后来下雨天,我就在家里等。他就穿着那个长袍马褂,撑个伞,到我家,给我上药。这样弄了有年把,真就治好了,完完全全好了。从那以后,我没病没灾,我今年都八十多了。

这个曾经的病人,说的时候,特地比划了一个“八”字,他笑起来,一脸的知足安详。

第一个故事,是我们主任,那位朱医生的学生,给我们讲的。我们主任说,我老师是个很好的医生。到现在,他看过的病人,他还都能叫上名字。

第二个故事,是我爷爷的一个病人跟我说的。我很感激他跟我讲这个故事,让我对素未谋面的爷爷,有了一个朦朦胧胧的印象:长衫马褂,撑着伞,走在去病人家的路上。

我第一次感到医生这个职业的神圣,并不是在念希波克拉底誓言的时候。

而是当我第一次意识到医生的存在对于病人的意义的时候:

当你老了,甚至已经离开,你依然会是一个温暖而善良的回忆。

愿你留给这个世界一些温暖而善良的回忆。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评论已被关闭。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